[槟城新闻] 吴文宝畅谈35年教学心路历程‧奉献教育界不言倦

Heng Ee’s headmaster: Never get bored in educating the next generation

(槟城21日讯)马来西亚国民型华文中学校长理事会主席吴文宝感叹,他在任期间,国民型中学许多已存在多年的问题,始终悬而未决。

“这些问题随手拈来的就有严缺华文教师、华文科节数、水电费拨款不足、华中校长须具华文资格等。”

即将在3月卸任及退休的吴文宝接受星洲日报专访,畅谈从2010年开始接任华中校长理事会主席一职以及35年教学生涯的心路历程时说,这些课题讨论已久,也争论、争取多时,虽然开始令人感觉“乏味”,但华中校长理事会不能不坚持。

“我们不求甚麽,只希望政府一视同仁对待国民型中学,协助这类型学校的发展,同时让应有的系统制度化。”
接任烫手山芋不退缩

他也说,当初他被献议接任主席一职时,他清楚瞭解主席一职是烫手山芋,因此他没有退缩。

“华中校长理事会的前辈比我们付出更多,在维护华文教育方面花了许多心血,职责当前,我们也一样必须扛起来。”

吴文宝强调,全国78所国民型中学应该是一家亲的,回顾华中校长理事会的前辈们,曾经面对许多的困境,他们以团结的方式来克服了这些问题。

“我们灌输学生要热爱母校,同样的,我们也要让国民型中学大团结,在推动中华文化方面,群策群力。”
工作量增加
接任主席职不影响校务
也是槟城恆毅国民型中学校长的吴文宝说,刚开始接任主席职位时,学校上下都担心他会因此而忽略了校务,不过,他问心无愧,工作量增加了,他就增加所需要的工作时间,让校务不受影响。

“当然,有时候难免必须出坡开会或出席活动,这也让学校副校长及教师有磨练的机会。只要学校的团队核心做好来,校长不在岗位两三天,副校长及教师绝对能胜任职务。”

离开学院安逸教职
接下恆毅副校长苦差
许多人对吴文宝这个名字并不陌生,除了因为他是华中校长理事会主席、总是站在最前面捍卫国民型中学的权益之外,另一个原因是,恆毅中学的校风。

恆毅中学曾经是一所令人闻风丧胆的纪律问题学校,从以前家长纷纷替孩子转校以摆脱恆毅中学,到今时今日家长纷纷替孩子申请转校以挤进这所中学,今非昔比,恆毅中学历任校长及现任校长应记一功,包括了对恆毅中学不离不弃的董家教与校友会。

吴文宝35年的教学生涯,就只在两所学校服务过,15年是在工艺学院服务,剩下的20年,就是在恆毅中学。

他在1994年从工艺学院擢升至恆毅中学出任学生事务副校长,那时候不少人劝他三思,是否真的要离开处于安逸状态的工艺学院教职,而到充满挑战、肯定吃苦的恆毅中学服务,而且是最令人头疼的学生事务副校长职?

当时献议他到恆毅执教的是一位曾经和他一起在工艺学院共事的上司,后来任职于州教育局的长官。

他告诉吴文宝:“你懂中文,教书也严格,而且,恆毅中学有不少的贫困学生,你就去帮帮他们吧!”

出身清寒的吴文宝听到上司这麽一说,义无反顾地接下这重任。在恆毅中学服务了10年后,即2004年,他正式擢升为该校校长。

从不曾鞭打到铁腕治校
一天鞭打逾百学生
吴文宝曾经铁腕治校,也试过一天鞭打过百学生,或许你难相信,他到恆毅中学之前,是完全不懂如何鞭打,也从未试过鞭打学生。

初到恆毅中学,学生纪律严重败坏,校方无奈必须使出籐鞭教育,而这个任务也就落在掌管学生事务的吴文宝身上。

那时候的他,对如何鞭打完全没有概念,时任代校长教他用粉笔在牆壁上划线,进行鞭打“练习”。

发脾气时绝不惩罚学生“我曾经看过学生被鞭打时的模样,那感觉一定很痛,我一度犹豫,是否真的要实行鞭打教育?只是,那时候也没得多想,犯校规学生太多了!”

虽然逼不得已须延续学校所制定下来的措施,不过,吴文宝也清楚,正在发脾气时绝对不能惩罚学生,因为一旦发脾气,情绪控制了理智,那时候对学生鞭打难免下手就更重了。

就这样过了四五年,有时候因鞭打姿势不对、用力不对,以致肩膀出现酸痛。当然,学生也开始畏惧他,一听到有人喊“Ah Goh”来了,学生一定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奔回课室,以免挨鞭。

加强纪律灌输思想
为恆毅策划宏愿征程
吴文宝也开始思考,学生惧怕他,其实并不好,而鞭打学生,也不见得是最好的办法,毕竟,要改变学生的品行,必须从学生内心开始,而鞭打只是暂时性的镇压方式。

也因此,恆毅中学开始推广表演艺术,发展至今日具有一定口碑的课外活动表现。

曾经有人替恆毅中学分析了其成长阶段,1994至1995年是加强纪律的阶段、1996至1997年为加强课外活动表现、1998至1999年改善学术成绩、2000至2004年开始灌输思想教育。

这样的分析,让吴文宝顿时有所悟,开始为恆毅中学的未来计划,经过了以上4阶段的发展,2007年便开始了第五阶段,即“扎根本土、放眼全球”的宏愿征程。

到了2011年,就是加强学生在科学方面的根基,因此学校建设了天文台,也成立了科学理事会。

而今,退休在即,吴文宝没有不捨,因为早有心理准备,也不会感伤,因为拥有的是随时泉涌而至的回忆及感受,这就够了。

不提早退休“享清福”
为理想多贡献自己
吴文宝是政府延长公务员退休年龄至60岁政策下的第一批60岁退休公僕,不少校长基于压力大、工作量也越来越多,因而都不选择延长至60岁,而保留原本所选择的退休年龄,即56岁或58岁。

问他为何不愿早点“享清福”?他说:“因为理想。”

“我知道很多事情我还未能完成,需要其他人去帮忙实现,不过,既然我还有机会多贡献一点点,那又何乐而不为?

“有人也问我,为何要延长多两年来受苦?对于我来说,既然有知识和经验,就不应该收起来,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跟学校的师生分享这些经验与知识。”

他说,从2009年至今,因为具备了经验,所以在掌校方面较为得心应手,尤其是最后这两年。

只是,树大招风,吴文宝所面对的阻力也越来越大,流言也不少。不过,他没有多馀的精力去理会这些流言,也深信流言止于智者。

(星洲日报‧专访:陈云清)

Leave a comment